這是布魯獅的真人真事(有恐怖靈異請膽小者勿看)

...............................................................



高中時,小布魯獅(現在是老獅了但當時還是小獅)

愛玩.愛放蕩,常和班上一票死忠的到處啪啪走

有一回,同學提議要去台中玩(當時小獅住嘉義)

一群人就浩浩蕩蕩的坐車出發了

沒想到,到了台中因為玩的太瘋了.以致錯過了最後班車

大夥商量的結果,就到台中公園窩到早上再搭早班車回嘉義

找了一個涼亭.大夥開始談天說地聊的沒完

很快的時間就這麼流逝,一下子手錶的指針以來到半夜兩點鐘了

大夥也相繼體力不支,就地打起盹來了

小獅也和大家一樣.沒多久就睡著了

就在此時,朦朧的夢境中.卻有如現實般的真實感受

有個身型高挑纖細的女生.迎面向我緩緩走來

慢慢的,她牽起我的手.套上了一個樸實.卻相形精緻的戒指

就在當下,我突然像殭屍般的直立彈起

瘋狂式的逼問眾人.我的戒指呢.我的戒指呢

想當然爾.我的手上自然沒有所謂的戒指

而眾人當下也被我這超乎常理的動作嚇到.並心感訝異著

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件事並沒讓小獅在意太久

很快的.小獅就把這件事慢慢的淡忘掉了

可是某種感應卻悄然的萌芽中

.........

深夜夢中,她又來了.和公園時的身影一模一樣

卻始終看不清楚她的臉龐.醒來的記憶也相對模糊

可是一而再的相同夢境,夢中我們就像一對親密戀人

使得小獅越來越分不清.那究竟是夢還是現實

而感應的能力也開始作用了

有回在路上.小獅勢乎聞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心理覺得疑惑.卻朝著味道前往

車禍了...好恐怖喔.....內臟都擠出來了

又是....小獅心理暗暗滴咕著.這是最近的第幾次了

拜託,明明隔著四五條街.我還能嗅到味道

知道那味道帶來的是什麼,卻老是不聽使喚的前往觀看

好像開始覺得自己怪異,朋友也開始說感覺我有點邪氣

可是我並不覺得有何不妥,日子就這麼過下去

直到.......我戀愛了

當時小獅為了參加嘉義每年夏天都會舉辦的"夏之音熱門音樂比賽"

和死黨們組了一個樂團準備參加

朋友介紹了一個會唱歌的女生來幫忙,她叫"蕊"

因為彼此都很有好感,小獅和蕊很快陷入熱戀中

經過了很多事物與考驗後,我們決定要攜手共度一生

再來就是要讓家裡面點頭答應,還回新營的鄉下向爺爺報告

終於,一切都敲定了.約了幾個朋友滿懷喜悅的騎車要去告訴蕊這好消息

騎車到吳鳳路的十字路口時.突然大家都看不到路.眼前一片白霧

醒來時,我已經躺在醫院裡.那已是兩個禮拜後了

大家都愁雲慘霧,尤其是蕊,簡直哭成淚人兒

後來我才知道.我傷了脊椎.這輩子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站起來

過了半年的休養(因為要滿七八個月才能動所以只能躺著)

蕊她每天都會過來,但身型卻日漸憔悴.而且看的出剛哭過

朋友也偷偷告訴我.蕊的身體越來越差.還幾次差點暈倒

正當她哭著告訴我.她會一輩子照顧我.就算我不能走

她也要揹著過這我一生後,我有了決定

...................................................

我們分手吧....我氣若游絲的從口中吐出這幾個字

那時小獅也是經歷了一番煎熬才做此決定,畢竟蕊還年經

在我每天摔東西和無理取鬧下.....蕊...離開了我,也離開嘉義

說也奇怪,病情好像奇蹟般的好轉

而我也憑著一股信念和復健,終於又站起來了

經由朋友的安排,我去西餐廳學做吧台.因為要一直站著

對我的身體幫助比較大,又可工作兼復健

閒暇時,還是有練樂團.也組了機車隊.只是"夏之音"卻已停辦了

可是心理面還有一件事,車禍只是單純個案嗎

因為此時我的感應已經增加到

我看的見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不過通常是一團霧狀體

但形體卻已然日漸清晰

開始找了一些廟.和通靈者

得到的結果卻都一樣,我被厲鬼纏到.但他們被警告.也沒能力解

後來有名法師透露,是在台中公園遇上的

透過朋友幫忙去警察局查證了一下

原來我當晚在公園睡著的位置上頭

多年前有一位被男友拋棄的女孩在此上吊自殺

而那位法師說,那男友的八字正巧和我一樣

天呀!有沒有這麼巧呀,那我該怎麼辦呢

經過輾轉透過介紹.到南鯤鯓五府千歲找王爺幫忙

那女生說我們已訂終生了(指戴戒指),為什麼還要負她

而要娶別人,已經給了我多次暗示了(不知道是不是指感應的事)

現在只有一個結果,就是我下去陪她.沒第二條路了

王爺也沒辦法,只好和他談條件,讓她多一點時間給我

而這段時間,就是我生死交關的關鍵期

有一個好朋友,知道這件事後.回去跪求她叔叔出手幫忙

因為她叔叔是一位天師,但已不問世事了

在我那朋友的再三懇求之下.天師終於答應出手

幾經鬥法之下,終究只能打的五五波,誰也佔不到上風

而我只能待在家中房間的八仙陣中靜待結果

最後,天師請出了玉帝令旗.才說服她讓她到地障王菩薩那裡修行

才讓這件事情的以了結.前後持續了八年



註:

去警察局求證這段,是朋友托在台中的人脈幫忙問的

當時警局有叫我去說明.我沒去.所以我無法確定是否屬實



整個故事我大概寫了不到十分之一

其他還有:

蕊的台中中邪事件
住進鬼屋

朋友相繼被女鬼警告

夢中夢.見到奈何橋

樂透事件

鬥法過程

太多太多了,但為何不寫呢?因為我不是專職作家,也有的橋段太玄太詭異了

而且....布魯獅打字超慢的(打著打著就想摔鍵盤)

所以等我可以把寫作的邏輯.與打字速度練好在說吧









隔年和死黨騎機車環島時有去台北看蕊.對於那段感情她也已釋懷了

左邊是我(一副臭臉因為心理很尷尬).中間是我們的吉他手"風".右邊是蕊(有模糊化處理)




要推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魯獅 的頭像
布魯獅

布魯獅的獅落的視界

布魯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